法庭十五年——黄锦锋

更新时间:2020-04-29 已浏览:419 文章来源: 责任编辑:黎彩娟

黄锦锋简介

黄锦锋,鹤山市人民法院民庭庭长,一级法官。2012年被评为江门市法院十佳调解能手,2013年获个人三等功,2014年获个人二等功。2014年被评为江门市十佳基层法官。

 

 

 

法庭十五年——黄锦锋

初见黄锦锋,如沐春风。他圆脸剑眉,额头光洁,笑容和煦。这位年轻的庭长,坚守心中的天平,与同事拧成一股绳,用真心真情把公平正义带到群众身边。

2007年,黄锦锋任雅瑶法庭副庭长,3年后竞岗胜出任宅梧法庭庭长。那年,黄锦锋才33岁。

在乡镇当庭长,天天面对着农村和农民问题,本就很考验人。加之宅梧地方偏远,有的村民认情不认法,因而被不明真相的人贴上“野蛮”的标签。

黄锦锋却不这么认为。他对农村再熟悉不过了。

黄锦锋出生在农村。父亲是鹤山人,因援建江门锦江水库,来到当时的恩平县,当上电站职工。父亲后来和当地农村的姑娘结婚了。黄锦锋在外婆家生活,直到五六岁才回鹤山读书。农村的青山绿水滋养了他热情淳朴的个性,长大以后,他喜欢打球,擅长跟人沟通,同学们都很信服他,推举他当班长。

这位很有威信的“老班长”学习也好,顺利考上大学,修法律专业。校园里浓厚的人文氛围,宽松的学习空间,黄锦锋如饥似渴地吸收法律知识。民诉法的教授是个兼职律师,常带学生到法院听庭审。这让黄锦锋很受启发,也更接近法律实践。法学院有个律师事务所,经常会组织模拟法庭,还搞论文比赛,黄锦锋获过一等奖。毕业时,别人为就业焦虑,他却依傍牢固的专业知识而淡定从容。

2001年,黄锦锋大学毕业,考上公务员,分在宅梧人民法庭。宅梧离鹤山城区五六十公里——于大多数的大学生而言,他们更喜欢留城工作,要去山区,肯定会失落。但黄锦锋却不这么看:“工作在哪有哪的好,这不刚好可以苦我心志、劳我筋骨吗?”

一副好心态,让黄锦锋工作很带劲。回家路远,他吃住在法庭,周末才回家。那时适逢修路,回家得走开平水口镇,或绕道高明区。遇上加班,要个把月才能回家一趟。他以全部精力干好书记员工作,立案、开庭记录、归档、送达,还兼财务工作,不亦乐乎。

自己出生在山区,毕业后回到山区。山区是清苦的,骑摩托车翻山越岭地跑送达是常事,但黄锦锋觉得一切都那么自然,甚至品味出山区的快乐,譬如,村民生性淳朴,只要做好释法,他们都很听得进。

白天忙得团团转,黄锦锋没忘记复习功课,他知道司法考试这道坎必须跨过。在山风秋暝中,在无数个夜晚的苦攻中,他成功通过了这个“天下第一考”。有司法考试的打底,以及日积月累的实践,他慢慢摸熟了民商执行、民事诉讼程序等法律知识。

淳朴的山区,淳朴的村民,淳朴的法官。在晨风朝露中,黄锦锋练就一颗“为民”的丹心,很快担起重任,在30岁那年当上副庭长,并很快任庭长。上级在评价他时,做了很接地气的比喻,称他“小牛负重犁”。 黄锦锋这个“小牛”,扎根宅梧10多年,为老百姓守护着公平正义。

 

约定采访黄锦锋,是在一个周末的早上。约定9点见面,他准时赶到,还抱歉地说,刚才回法院办了一些工作,时间有点赶了。

周末9点,先回单位办事,再准时接受我的访谈——接连几个关键词,让我肃然起敬。别人的双休日,可能在休息喝茶呷咖啡,而他早已习惯了高强度紧节奏的工作状态!他和我的另一个采访对象汤有为是同事,在采访见面会上,我见到他们谈话,亲密无间,情如兄弟。

 

这个处处与人为善的年轻庭长,办案很有办法,把矛盾变和谐。

宅梧镇有一家玻璃厂,本是一家有200多员工的兴旺企业,不知何故倒闭了,最终连工资也发不起。恰逢年关,工人们都迫切领取工资回家过年。听说没工资领,工人群情汹涌,围堵厂门口。事件惊动了镇政府,镇政府请求法庭提前介入,进行诉前调解。

黄锦锋赶到现场,他首先采取财产保全措施,查封了玻璃厂的财产、设备,防止工厂及债权人转移财物。接着来到厂区,看到黑压压的人群,人群中有人说:“安静啦!法庭有人来给咱主持公道啦!”黄锦锋看看制服上的法徽,一种使命感涌起:自己的工作,代表公平与正义。他扬起嗓子,给工人讲法律,讲解决办法。听说有望领到工资,躁动的人群慢慢平静。

看工人同意调解,黄锦锋赶紧做调解协议。有的工人在宿舍,黄锦锋跑上去,给他们一个个讲明白,并做好笔录。症结解开,工人的气消了。黄锦锋抓住时机,马不停蹄,通知玻璃厂的经营者和管理人员回来,抓紧核算每个人的工资。接着,他和镇政府沟通,由镇政府第二天先垫付工资。镇政府同意后,他立马安排同事搞垫支材料。

到此时,黄锦锋终于松了一口气,看看手表,已是次日凌晨4点,才发现困倦袭来,倒头便睡。到早上7点,又挣扎起床,给工人发放工资。下一步,再拍卖查封财产清偿政府垫支资金。

 

2012年,黄锦锋调到雅瑶法庭工作。法庭办理的案件中,婚姻、家庭、继承、邻里等纠纷占了很大一部分。他经常对干警们说,亲情和邻里之情是基层农村里最原始、最宝贵的情感,维护家庭亲情和邻里和睦是农村司法工作的重要任务之一,审理中应注意以和为贵。

他自己也是这么做的。

雅瑶法庭受理了原告胡某诉被告胡某亮侵犯健康权纠纷一案,原告与被告胡某亮是同村兄弟,也是邻居,被告胡某亮刺伤原告,结果被判刑,原告也因伤致残。判刑后,刑事责任了结,但民事赔偿未履行,双方积怨加深,剑拔弩张。

黄锦锋想:此案处理须兼顾情理,如果尺度把握不好,会使原本紧张的邻里关系更加恶化,甚至扩大矛盾,给社会带来不稳定因素。那时刚好新的《刑法》司法解释发布,假如法庭判决,原告得到的赔偿变少,调解更能化解矛盾。于是,他在庭前多次组织双方当事人及其亲属,耐心对他们释法说理,还驱车几十公里到监狱做被告的思想工作,让双方认识到大家是同宗兄弟,又是近邻,之前的行为已对各自家庭造成极大的伤害,如继续心怀芥蒂地生活,只会使双方关系更加恶化,无论对其自身还是对后代、对村民的影响都很不好。

黄锦锋在情在理的调解,双方都认识到各自过错,最终达成调解协议,原告的合法民事权益得到了保护。

这样的邻里纠纷,黄锦锋隔三差五就遇到,妥善地处理好,社会就和谐了。像他这样的基层人民法庭庭长,没有轰轰烈烈的功绩,但社会稳定有他的功劳!

 

黄锦锋参加工作18年,在基层法庭足足15年,他深深懂得,老百姓走进法庭,最需要是了解法律知识,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。遇到一些文化水平低、法律常识薄弱的农民当事人,最令人头疼,但黄锦锋以他一贯的和气耐心,用浅显易懂的语言给他们讲法律依据,讲道理,使他们赢得明明白白,输得心服口服。

 

2019年8月,黄锦锋(右二)作庭前调解

 

公正与效率,是法院工作的主题。黄锦锋牢记自己的座右铭:迟到的正义非正义,失公的及时非及时。他审理一宗离婚纠纷案,原告带着女儿在海南生活,丈夫在江门监狱服刑。原告经济困窘,甚至来鹤山开庭的路费都没办法解决。黄锦锋得知这情况,就带上应诉资料和庭审记录的计算机,与书记员一起到江门监狱送达,并当场做庭前调解工作。根据双方的诉求,解开症结,最终达成了协议。 

当黄锦锋将原告及其女儿送到车站时,原告激动地说:“未起诉的时候,朋友就跟我说到公家部门办事难,且效率低,真没想到法院的效率这么高,你们真是真心为人民办事的好法官。”

一颗丹心映天平。结束采访,要告别黄锦锋了,他依然是一脸和煦的笑容。在那一刻,我心生感动,有他在的地方,都会变得温暖,法律也变得温暖。